视频专区 国产精品 国产自拍 无码专区 欧美性爱 熟女人妻 强奸乱伦 日韩无码 欧美精品 伦理影片 人妻系列 动漫精品

精品图片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巨乳美乳 女同性恋 动漫精品

精品小说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仙幻奇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教师学生 中文字幕 大秀视频

首页- 学生校园- 女友露出的淫慾

女友露出的淫慾

之一、厕所内的对话  

大三,一个接近期未的六月午后。  

「当……当!当!当!」下课钟声刚响起,我顾不得平常烟友的叫唤,便抱起了肚子直往男厕跑。  

「噗……噗……哗……」如流水般的排泄声,没多久便把我的肠道给清理乾净,心想:「妈的,中午不知吃了什幺,肚子这幺痛。」而此刻虽然肠道已清理完毕,但为了安全起见,于是便想着在此再多蹲一会,等着便意全消吧!  

而此刻偌大的厕所里只有我一人,于是便摸着胸口的烟包,想点燃一根烟来打发这如厕的时间,但怎知摸着烟包才发现,不知何时那烟早已被我抽完而不自知。  

不久,我闻到一股烟味,且门前不远处的小便斗前好像有着两个人在交谈似的。我仔细地听着那声音,发现不就是平日常与我鬼混的阿义及阿忠的声音吗?  

当我正想开口借烟时,却听到:「对啊,我也觉得阿杰他女朋友的胸部真的很大。」  

我听到他们的交谈内容,令好奇的我止住了嘴,便屏息地想听听他们到底在聊些什幺。  

「我觉得应该有D吧?」听到阿义道。  

「我想应该不止吧?如果告诉我有F,我应该也会相信。」阿忠道。  

「对啊!」阿义附和着。  

「哗……」不久听到一阵水声,本想着他们两人会就此结束这个话题,没想到洗完手后,依然听到两人的声音在继续聊着。  

我探头从门缝中望去,只见到阿义与阿忠两人在流手台前又各自点了根烟,由于流手台离马桶隔间较远,于是我便将耳朵更贴进于门板前,想更仔细听听两人到底还会继续说些什幺。  

只听到阿义说:「对了,淑娟不是好几件T恤都比较大件吗,有一次我去阿杰的房间聊天,结果不小心把饮料打翻在地板上,淑娟来擦时,不小心从领子看到里面,结果胸前的两团肉就这样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真的是好大啊!」  

「对啊,你也有看到过啊?其实好几次去阿杰的房间,只要淑娟稍微动一下就曝光了,本来我真的不想看,怕对不起阿杰,但还是会忍不住偷瞄了一下。」阿忠附和道。  

「嘿嘿!你明明就是自己好色嘛!」阿义消遣道。  

「我是说真的啦!总觉得阿杰是这幺好的朋友,这样偷看他女友的胸部真的是有失厚道,但还是会忍不住嘛!」阿忠辨解着,紧接着他又说:「可是要怪就要怪淑娟啦,没事胸部干嘛长这幺大,害人家都会忍不住想盯着她的胸部瞧,人家已经尽力在克制啦!」  

「对啊,我看淑娟胸部那幺大,整个胸罩都快罩不住了,真他妈的好羡慕阿杰!」阿义道。  

「是啊,如果能摸一下,做鬼也风流。而且有这幺个大奶女朋友,搞不好三不五时还可以乳交一下。」阿忠道。  

「噗……你真他妈的敢说,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哈……哈……乳交……亏你想得出!哈……」说到这阿义忍不住的大声笑了出来,紧接着阿义又说:「我看你是A片看太多了,才会如此慾求不满吧?」  

「没有啦,只是大家说出来聊聊嘛!在阿杰面前,我才不敢这样说呢!」阿忠道,「而且说真的,淑娟的屁股也蛮大蛮俏的,有一次她穿紧身短裙时,整个内裤痕迹都跑出来了,而且坐下时还让我看到里面的小裤裤呢!」阿忠又道。  

「你真他妈的好色,连偷看人家裙下风光也拿出来说。」阿义道。  

「人家是不小心的嘛!」阿忠道,紧接着又说:「对了,听说胸部大的女生乳晕都很大,颜色也很深,不知淑娟会不会也是这样?」  

「你干嘛问我这个?想知道,也应该要问阿杰才对吧!」阿义道「没有啦,只是好奇……」  

「咳!」听到一声咳嗽声打断了阿忠紧接着要说的话,不久又听到:「嗨,你们两位大哥在此聊些什幺?」  

「没有啊,只是随便聊些五四三嘛!」阿义道。  

「对啊,对啊,就是随便聊聊嘛!对了,要不要抽根烟?」阿忠好像做错事的小孩,想赶快转移话题一般。  

「不用了,刚丢掉。」  

「是吗?这样子我们两个就先走了,你慢慢上吧!」阿义说完后,不久整间厕所就听不到阿义与阿义的声音了。  

「哗……」当沖水声结束,这一位不知名的同学步出厕所后,整个厕所便又回到安静无声的状态。  

「当……当!当!当!」不久,上课钟声又再度响起。我拿起厕纸擦了擦屁股,穿了裤子,沖了水,开了门后,便走到洗手台前洗了一把脸。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回想着阿义与阿忠说的话,此刻内心真的是百感交集,不知该如何言语。一方面我感到气愤,一方面却又是感到骄傲与兴奋,因为我是阿杰,而淑娟正是我的女友。  

-----------------------------------  

之二、小小邪念  

这几个夜,常常是辗转难眠,好不容易睡着了,却又常常于半夜里醒来。这一夜,半夜里我又从梦中醒了过来。打赤膊,全身只穿一件四角内裤的我,将她的手从环抱我的腰间放下,从墙角的床上好不容易翻过了她的身,拉了把椅子,就这样坐在窗前抽起了烟。  

我将烟尽量往窗外吐去,一方面是她不抽烟,另一方面则是她讨厌我在她睡觉时抽烟,也因此怕她闻到烟味从睡梦中醒来,免不了就是对我一阵唠叨。  

她转了个身,我吓得赶紧将烟熄掉,但她并没有醒来,只是凉被掉了下来,身体的正面也从墙角的方向转向了我。街边的路灯,透过窗户隐约地照在她的身影上,我看着她可爱的脸庞及那丰满的胸部,一时之间倒也不知该思索些什幺。  

一个心爱的人,此刻就在你身旁,这也可以算得上是一种幸福吧?她在睡梦中又稍微的动了一下身体,而炎热的6月里,她已习惯只着T恤及内裤入睡,因此在宽鬆的T恤下,更露出她那件小小内裤,看在我的眼里,更有着说不出来的撩人性感。  

************  

她就是淑娟,是我交往过的第二任女友,她是小我一届的商科学妹。认识她是在我大二下时。那次偶然的机会,是在我晚上九点多路过市区一家麵包店时。由于那一天晚餐没吃,便想要买个麵包来褢腹。就这样,我停好了机车,踏入了店里,迎面而来便是一声「欢迎光临!」的亲切招呼声。  

她站在店门口的麵包柜旁,正将许多已没有麵包的空盘子给堆叠起来,一声「欢迎光临」声后,她赶紧放下手边的工作,递了个小盘子及麵包夹给我。  

我道了声:「谢谢!」接下了盘子及夹子,却反倒不知该选些什幺。一方面是因为已接近十点的打烊时间,柜子上并无太多样式的麵包可供选择;而另一方面,则是她那甜美的招呼笑容及那丰满的身材在不知觉中吸引了我,使得我站在麵包柜前,视线忍不住偷偷的瞄着她瞧。  

只记得她那一天,好像头戴着白色的小厨师帽,穿着深蓝色的牛仔裤及一件朱红色的紧身T恤,然而这一切并不是我记得的重点,令我印象深刻的,反倒是她所套着的白色围裙。其实围裙并不小件,但由于她的胸部实在太雄伟的关係,围裙穿在她的身上,上半身反倒有点紧绷得令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她一脚跪着、一脚蹲着,正擦拭着下层的柜子,由于见我一阵子没有动作,她好像也有意识到一股视线正瞧着她的胸前看(不知是不是我多心),于是放下了手边的抹布,稍微的拉了拉围裙的上方,便抬起头来问我说:「先生,有什幺需要我帮忙的?」  

面对她这样的举动,我赶紧将视线转移到麵包柜上,然后故作镇定的用手敲起了麵包夹,才神态自若地转过身,看着她的脸颊说:「没有啊,只是好像都卖得差不多了,没什幺口味好选择,所以正犹豫着该选什幺麵包来吃。」说到这,我感觉到脸颊一阵发烫,真不知我到底有没有脸红起来?  

「这个口味好像不错呢!」我看到她身旁附近的一个盘子上仍有两三个同口味麵包,于是我赶紧脱口而出的说道,并紧接着将麵包给夹放在手里的盘子上。  

「这样就好了吗?」我将盘子递过去给她,她问道。我点了点头,说:「对啊!」只见她拍了拍膝盘上的灰尘,用围裙下方抹了一下手,便接过盘子领着我朝柜檯走去。  

她迅速地用麵包夹将麵包给放入透明塑胶袋内,紧接着,她敲打着收银机上的黑色按钮,当黑色盘子退出来要跟我结帐时,我掏了张百元钞票给她,并想着要与她搭讪认识一下,于是我脱口而出的问道:「小姐,你应该还是学生吧?」  

「嗯。」只见她点了点头,将我手边的钞票给收了过去。  

「你看起来好面善,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喔……」只见她爱理不理的说,手边则是忙着算零钱给我。  

这下我心想:「糗大了,这幺老套的亏妹妹方式,人家怎幺可能会理我呢?而我这个猪头,为什幺又会临时想出这种搭讪方式呢?」我心里不断地吶喊着,却又不知该如何收拾这样的局面。  

我接过了袋子及她手上的零钱,心想事到如今,也只有豁出去了,走出这个店门口后,也不知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再来搭讪,于是我便又开口说:「我是说真的,你长得很可爱,令人印象很深刻,我一定在校园里见过你,所以才会对你印像这幺深刻。」说完这句话,我感到内心有点心虚,天晓得我在哪里见过她呀?  

「喔……」她仍是不太理我地将黑色盘子给推回收银机内。  

我心想,她或许早就习惯每天面对我这般无聊男子的搭讪,所以也就练就一副爱理不理的功力吧?  

事到如今,我也只有孤注一择了,毕竟在这小小的县辖市里,除了我们学校的学生,便是另一所大学的,这二分之一的机率,该不会让我槓龟吧?  

「我是说真的,我是某大大二的学生,我一定在学校见过你。」我故意假装很诚恳的说道。  

只见她笑了笑的对我说:「对啊,我也是某大的学生,看来我应该叫你一声『学长』吧!」  

就这样,我又与她哈啦了几句,后来店老闆催她去厨房帮忙,才与她结束了短暂的交谈。  

有了一个好的开始,就算成功了一半,后来我三不五时就遛达去麵包店买面包,甚至是假装打烊时间顺路经过那里,就这样帮忙她打烊、帮忙她搬一些较粗重的东西,还可以顺便跟店老闆赚些卖不掉的免钱麵包。  

就这样我跟她相识,开始载她上下班、相恋、发生亲密关係,进而同居……  

说真的,若以都市化的标準来看,淑娟并不是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子,她没有一般人所谓的高佻身材,也没有所谓的纤细蛮腰。她来自南部的乡下,个性有点单纯、保守,讲起话来还有一点台湾国语。或许是环境使然的关係,她不习惯化妆,也不习惯追求所谓的名牌衣服。她就是这样一个很亲切、很单纯的人,但对于某些事,却又是固执的不得了,我想这或许就是南部人的个性吧?  

我跟淑娟交往时,还记得淑娟的身材是168公分、61公斤,三围是38F、27、36左右的身材,而这样的身材,算得上是有点胖吧?所以当她脱光衣服,虽有傲人的上围触感,但肚肚上也难免会有些小腹。  

若以明星来比较,真的无法形容淑娟像谁,若真要比较的话,还记得《铁达尼号》的凯特温丝蕾吧?在某种角度上,淑娟倒长得有点像她,甚至连那种肉肉的感觉也如出一辙。  

而淑娟会有这样丰满的身材,或许是因为体质的关係吧?淑娟给我看过她以前的照片,从幼稚园胖到高中,最重时还曾有高达90公斤左右的记录。一直到她读高二时,因羡慕别人都有男友,且生活是过得多彩多姿的,故发奋减肥,就这样节食运动,加上来个肠胃炎,慢慢的在一年半左右便瘦到当我认识她时的身材。没想到,我就这样成为淑娟的第一个男朋友,而淑娟的第一次,自然而然便是献给我啰!  

淑娟曾问过我一句话:若以照片当时90公斤的模样,我是否还会追求她?  

而这个问题有点深度,虽然从照片里可看得出淑娟当时便长得乾乾净净的,挺可爱的,但90公斤这样的身材,我想是男生,都应该会考虑一下吧?但看着淑娟的脸庞,我当然是说:「傻瓜,不论你是胖是瘦,我都还会爱你的啊!」就这样的把这个问题给迴避掉了。  

************  

看着熟睡的淑娟,不知觉中,我又想起阿义与阿忠在厕所内所说的对话。或许是太爱淑娟了,也因此无法忍受朋友在私底下会这样窥视自己的女友,虽然只是看到胸罩及内裤而已,但当好朋友这样窥视自己的女友,且私底下讲这些不堪入耳的话语时,我想是男人都应该会感到不爽与气愤吧?  

但另一方面,我脑海里想到朋友在窥视女友的情况,却又感到一股莫名的兴奋。甚至幻想着淑娟全身只穿一件T恤,连胸罩及内裤都没有穿,就这样大剌剌的在我们三人都在房间聊天时,便跪在地上擦起了地板。而由于T恤的曝光,阿义及阿忠两人更虎视眈眈地望着淑娟的胸部及下部,想到这,我感到无比的骄傲与兴奋,毕竟我的女友是别人看得到却又摸不着的。  

想到这里,不知觉中已感到老二一阵肿胀,于是我脱下了内裤,赤裸着身体坐在椅子上,看着淑娟熟睡的身影用手打着手枪,幻想着她正被别人窥视着……不久,我就这样发洩了出来。  

面对这样的情况,我内心的情绪是感到十分诡异的,当时这个时候,其实市面上早就有许多关于暴露方面的日本A片,当我看着女优在户外大胆露出时,心中产生的兴奋感,是看一般室内A片所无法言语的,而我的内心或许有一点小小的暴露狂心态正潜伏着……  

但我是男生,男生暴露并没有人想看,反倒会引起人家一阵的挞伐。当意识到别人会窥视女友的身体时,内心虽然会气愤,但另一方面却又会有矛盾性的骄傲与兴奋,这样的矛盾心情,便是这一阵子造成我睡不好的真正原因。  

我用面纸擦拭着身上的精液,此时我不得不重视内心真正的想法,也因此心中唤起一个小小的邪念,让我想要暴露女友,我想要将淑娟给小小的暴露一下,但又该如何做呢?  

因为淑娟是一个思想相当保守的女人,想学A片小小的玩一下SM也不肯,连在野外没有人时想跟她来场户外做爱也被拒绝,这样的人,又怎幺可能会愿意在人前暴露呢?  

于是在我的心中开始了几个小小的计划,而这个计划必须是安全可靠的,这样我也才敢设计女友。  

1.在人少的场合,于陌生人面前暴露女友。在陌生人面前暴露女友或许没人认识我们,话也不会传开,但谁敢保证陌生人都是好人啊?万一女友碰到坏人就被人给强暴了,我又怎幺对得起女友及自己呢?  

2.在人多的公众场合暴露女友。这个主意是比较安全点,人多也比较不容易出事,可是若遇上了警卫、警察,吃了妨害风化官司,上了社会版头条,又怎幺对得起父母与朋友呢?  

3.在房间内,朋友面前暴露女友。这个计划好像较安全点,朋友会给我面子,就算冲动也不敢硬来,只是朋友若大嘴巴,把这件事传开,在学校女友与我便无法立足了……啊!好苦恼,若是信得过的朋友,且暴露得若有似无的感觉,或许这件事就不会传开吧?  

这时我想到那天阿义与阿忠在厕所内的情景,两人私底下虽会聊聊,但一有外人在时,便会马上闭口不谈,若不是那天我在厕所内,我又怎幺可能会知道两人会偷偷窥视女友呢?若被这两人传出去,打死不认帐也行。  

想到这,或许对他们两人那天的言语还是会感到有点气愤。但冥冥中,或许又注定他两人成为这场计划中的配角,毕竟与他两人当死党也快三年了,他们也应该比较敬我及不会害我吧?且女友若暴露的是若有似无的感觉,就算让他们两人小小的看了一下,传了出去,反倒人家会说他两人好色呢!  

想到这,我已决定让女友小小的暴露一下,让女友丰满的身材给好友小小的看一下又有何妨呢?  

-----------------------------------  

之三、露出女友小作战(1)  

大三下期未考的週四下午。  

「当……当!当!当!」下午第一堂考完试的钟声响起,我递交了考捲后便站在走廊等我的死党阿义与阿忠。  

「喂!阿义,考得怎幺样?」我看到阿义先走出教室,便在走廊上叫住他。  

「还好啦,60分应该没问题。」  

「那下一堂準备得怎幺样?」我问。  

「你说晶体电路设计?哇靠,我都搞不太懂,可能会被死当吧?」阿义边说边拿起烟来请我。  

点了烟后,我说:「我也是,不过剩这最后一堂,考完后便轻鬆了。」  

我跟阿义各吐了两口烟后,我问阿义说:「对了,考完试有何打算?」  

「什幺打算?」阿义问。  

「没有啦,想说再过几天就暑假了,再来大家又会一阵子没见,想说找个时间找你跟阿忠来我住的地方聚聚,随便喝喝酒、打打牌啦!」我说。  

「聚聚啊?没差啊,只不过今天不行,昨天K书K到今天早上,一整晚都没睡,等一下考完后可要好好补眠一下,我看约明天好了。」阿义说。  

「明天啊?可能不行!因为淑娟考到明天下午,这几天她都没什幺睡,且考完后还要打工,打完工后也累了,想说明天让她好好睡一觉,不如约星期六晚上好了。」我说。  

「好啊,反正我都没差,看阿忠怎幺决定好了。」阿义说。  

「嘿,你们在聊什幺?」阿忠此时也走出教室,说完后向我们走了过来。  

「没有啊,阿杰说星期六晚上想找我们两人喝酒、打牌啦!」阿义说,说完后也拿出烟请阿忠抽。  

「星期六啊?可是我明天就要回中部了。」阿忠边说边抽起烟来。  

「晚一点再回去啦!」我说。  

「不行啦,我住宿舍,宿舍星期六中午便关了,我要住哪?」阿忠说。  

「住阿义那嘛!我们大伙闹通宵,如果阿义不让你住,我跟淑娟让你来我们房间打地铺。」我说。  

「在你们那打地铺?我看算了,等一下你们两人一时兴(性)起,我这个电灯泡未免也太大了。」阿忠开玩笑的说道,紧接着又说:「我看我还是睡阿义那好了。」  

「我没差啊,只不过我家里地方较小,就委曲你挤在小小的地板上。」阿义说。  

「没关係啦,只要有地方睡就好,那我就星期天再回去好了。」阿忠说。  

眼看『露出女友小作战』的计划已成功了约三分一,配角都已同意出场,虽然内心还是有些矛盾,却也忍不住于心底偷偷的窃笑,再来便是想办法设计女主角了。  

「对了,你要约几点?」阿忠打断了我的思绪问。  

「约晚上11点好了。」我说。  

「不行啦,太晚了。」阿忠说。  

「可是淑娟打工打到那一天,下班已经10点了,我要过去接她,回来她洗个澡休息一下也近11点了。」我说。  

「我们先过去你那嘛,9点多让你去接淑娟,回来后再继续聊天打牌嘛!」阿忠说。  

「不行啦,大家一定会喝酒,喝完酒去市区怕遇到警察,且淑娟也不习惯我们两人都不在时留人在我们房间内。你们也知道嘛,她怕别人乱翻她的东西。」我说。而这样的说辞其实只是为了方便我设计女友之用。  

「那你要我们两个怎幺打发6点到11点的时间?」阿忠说。  

「我看我们一起去吃个饭,然后再去打保龄球,11点时再过去你那喝酒、聊天,顺便打牌好了。」阿义说。  

「这个提议不错,反正淑娟3点开始打工,我也没事做,就先去吃饭、打球好了。」我说。  

「那时间就这样定啰,到时看要去哪吃饭再打电话约地点。」阿义说。  

「嗯!」、「好啊!」我与阿忠说。  

「对了,淑娟不是不太喜欢打牌幺,要不要再约一个脚?」阿义说。  

「嗯!也对喔,我看我再约阿邦或阿德打牌时过来添脚好了。」我说。  

其实淑娟也会打牌,只是她不太喜欢这种太耗脑子的娱乐,于是阿邦或阿德便往往成为我们三人固定班底的添脚人物。而阿邦及阿德两人,其实对我而言并不算熟,他们两人是外系的,只是与我住同一栋,自然而然打牌缺脚时便会想到他们了。  

「好啦,那就你约啦!」阿义说。  

「对啊,要记得喔,不要打牌时开天窗。」阿忠附和道。  

「放心啦,我一定会记得的,万一没约到他们,就乾脆找淑娟添脚啦!」我开玩笑的说道。  

我心底里其实根本就不打算找阿邦或阿德,因为这两人虽然好相处,但本性并不算太了解,我又怎幺可能让他们成为『露出女友小作战』计划中的危险因素呢?  

结束了与阿义及阿忠的谈话,我们三人又赶忙回到教室K书,以準备最后一堂的期未考。  

-----------------------------------  

之四、露出女友小作战(2)  

在接下来的故事中,绝大多数是发生在我与淑娟当时所住的小套房,为了让读者看文章时有点概念,所以在此简略的画出我们所住套房的平面图并略为解释一下:  

1.书桌前其实还有个书桌椅,但画不出来。  

2.电视柜是用一个四层书柜打平并放电视在上面,所以就叫电视柜啰!  

3.电视柜后方有一个很大的窗户,但画不出来。  

4.书柜是一个四层书柜打直。  

5.书柜与浴室门中间其实有一个吊衣物的长型晒衣架,但一样画不出来。  

6.有太多小物件就不解释了。  



阿义与阿忠继续留下来打保龄球,大家说好11点见后,我便接淑娟下班回到我们住的地方。回到住处已是近10点30分,于是我先进厕所洗了个澡,算好淑娟洗澡大约的时间后,便于10点40分穿了件短外裤出了厕所。  

紧接着便是我『露出女友小作战』的女主角要登场了,而这个计划已计划很久了,再来便是设计淑娟,让淑娟一步一步地掉入我所设计的陷阱里……  

出了厕所,淑娟正躺在床上乱切电视。  

「换你啦!」我用毛巾擦着头说。于是淑娟便起了身,走到衣柜前要拿换穿的衣裤。  

淑娟在柜子翻找了一阵子后,自言自语的说:「奇怪,我记得昨天明明还剩一套啊!」  

我假装好奇地走到淑娟身后问:「你在说什幺一套啊?」  

「我是说内衣裤啦,昨天洗澡拿衣服时明明还剩下一套,怎幺今天就找不到了?」淑娟说。  

「你会不会记错啦?」我问。  

「不会啊!我应该没有记错啊!」淑娟狐疑地说。紧接着又道:「喔!怎幺办?天气这幺热,加上打工完后全身黏答答的,不换内衣裤真的很不舒服吶!」  

此时我走到浴室门旁的洗衣篮,从里面捡了件淑娟的小内裤,然后举得高高的对淑娟调侃说:「你可以从里面捡件比较不臭的来穿嘛!」  

淑娟跑到我面前,从我手中夺过了内裤,脸部有点泛红的说:「你少恶了,你以为我们女生都像你们男生一样,这幺骯髒,连内衣裤都可以换面穿吗?」  

「没有啦!开开玩笑,帮你想个办法嘛!」我做了个讪讪然的表情说,紧接着又说道:「不然我出去帮你买好了。」  

「拜託,别开玩笑了,我这个尺码平常就很难买到,更何况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淑娟边说边将内裤给放回洗衣篮内。  

「不然不要穿好了,反正你平常睡觉时就只穿T恤及内裤,不是早就习惯不穿胸罩了吗?」我说。  

「这不一样啊,这是习惯问题,我平常也只有睡觉时才会把胸罩脱掉,更何况待会我还要上顶楼洗衣服呢!这个星期忙期未考,你跟我都积了一个星期的衣服没洗,星期一我就要回南部,你也要回家了,衣服丢给谁洗啊?你洗吗?」淑娟有点抱怨地说。  

「好好好!反正待会又没有要去哪,最多也只是上顶楼洗一下衣服而已,外面套一件T恤也不会有人知道要看,出房间时再多套一条短裤就好。更何况整栋楼大多数的人都已经回去了,要剩也只剩下我一个,你该看的也都早就被我看光了,害怕什幺呢?最多我帮你洗衣服嘛!」我开玩笑的说道。  

淑娟嘟着嘴,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说道:「不穿胸罩还好,可是叫我不穿内裤真的很不习惯吶!」  

「不然我去街口的便利商店帮你买纸内裤好了。」我说。  

「不要啦!一次要买一大包,浪费钱,且穿起来又不舒服。」淑娟说。  

「不然你要怎幺办嘛?」我假装有点不耐烦的道。  

「算了,不穿就不穿,反正你又不是没看过。」淑娟说。  

「这就对了嘛!反正衣服洗一洗,明天早上就乾了,下午出去时也不怕没有内衣裤可穿嘛!」我说。  

「喔!」淑娟回了我一声后走回到衣柜的镜子前看了看自己一下,便脱去了上半身的粉红色紧身T恤及下半身的深蓝色牛仔裤。  

此时全身只着内衣裤的淑娟,从一旁的四格置物蓝内拿起了梳子,习惯性地梳了梳几下及肩的头髮。这是淑娟洗澡前及洗澡后的习惯性动作,事隔多年后,我仍搞不懂为何许多女孩子洗澡前会梳头,洗澡后也要梳一下头呢?因为我总会观察女朋友的小动作,总觉得洗澡后梳头算合理,可是洗澡前为何也要梳一下头呢?那洗澡时不是也会弄乱吗?不知各位遇到的女朋友会不会如此?(这是题外话啦!)  

看着只着内衣裤梳头的淑娟,真有说不出来的丰满性感,我走到她身后,从她的腰间一把抱住她,紧接着我抚摸她腰间内裤的鬆紧带,在她耳边轻轻的说:「淑娟你真是性感,反正待会进厕所还不会要脱掉内衣裤,倒不如直接在这里脱掉给我看吧!」  

说完后,我用大姆指勾着淑娟内裤的鬆紧带,假装要把她的内裤给脱掉。淑娟打了一下我的手说:「你少美了,要脱也不会在这里脱给你看。」紧接着淑娟又说:「你今天怪怪的吶,是在示爱吗?别闹了嘛,还有一堆衣服要洗。」  

「没有啊,人家想说你明天要回南部了,再来会有一阵子没见,所以捨不得啊!」我撒娇的说。  

淑娟笑了笑说:「少贫嘴了,我看你是想要吧?等衣服洗完,房间稍微整理一下,晚一点再说嘛!」  

「嗯。」于是我放开了淑娟,并将淑娟落在地上的衣服及裤子给拾了起来。  

由于我很少会主动帮淑娟收拾更换下的衣物,于是淑娟好奇地问我说:「你要干嘛啊?」  

「没有啊,帮你收拾衣服啊,刚才我不是说要帮你洗衣服吗?看你这套衣服也穿了这幺多天,就随便洗一洗嘛!」我说。  

「天啊,天要下红雨了!你竟然主动说要帮忙洗衣服,是不是吃错药了?」淑娟说。  

「喔,我只是懒了点嘛!洗衣服还不简单,全部丢进洗衣机去不就得了?」我说。  

「不能这样子喔!你要把内衣裤给我用另外一个脸盆装着,用冷水精泡着,等一下我再去处理。」淑娟说。  

「是的,遵命!管家婆大人。」我比了个敬礼的手势,开玩笑的对淑娟说。  

「对了,对了,记得要把我跟你的内裤用两个脸盆分开放着,我的内衣裤可是很贵的。」淑娟紧张道。  

「我知道啦,你不是要洗澡吗?还不赶快去!」我说完后推着淑娟往厕所走去,就怕两人在这样鬼扯蛋下去,让时间到了,阿义及阿忠来了,而淑娟心里产生戒心,又怎能如愿地完成我『露出女友小作战』的计划呢?  

「等一下,我拿一下衣服嘛!」淑娟说完后就跑到书桌椅旁,从靠背上拿起了平日她在房间内最常穿的蓝色T恤。  

而这里要附带一提的是,没认识淑娟前,因为淑娟曾胖到90公斤左右,或许是买不到什幺衣服或为了掩饰身材,所以总会穿宽大的T恤来搭配衣服。随着淑娟瘦下来后,这些T恤淑娟也比较没有再穿出去,反倒成了淑娟的睡衣及家居服。  

这样较大件的T恤,淑娟大概只有四、五件放在同居的住处,而瘦下来的淑娟穿起这些T恤来,长度约在露出大腿三分之二左右的位置,若搭起短裤或热裤来,也让人搞不清里面是否有穿外裤的遐想。于是在房间内,淑娟为了贪图凉爽方便,便总是只有在内衣裤外直接套上T恤而已,除非是上顶楼洗洗衣服或到住处附近的便利店买买东西,或房间有客人来时,淑娟才会穿上短裤,怕不小心曝了光。  

而看了淑娟拿了蓝色T恤,我故意说:「这件你都穿了好几天了,搞不好都有汗臭味了,还不顺便洗一洗?」说完后,我便故意从衣柜内在那些较大件的T恤中选了件颜色较浅的,且领口鬆紧带已经有点鬆掉的浅灰色T恤,而这时心里只可惜淑娟这些T恤的颜色都是较深的,没有白色的,否则我一定会选白色的。  

淑娟闻了闻蓝色T恤说:「会吗?我觉得还好呢!」  

我从她手中拿过了蓝色T恤说:「你少恶了,反正都穿了这幺多天,我就顺便帮你丢入洗衣机洗一洗,你换穿这件好了。」  

「喔」了一声,淑娟接过了浅灰色T恤后便自言自语的往厕所内走去,而我大概可以听到她说的是:「奇怪!我记得昨天洗澡时,明明还剩下一套内衣裤的啊……」而此刻时间大约10点55分左右。  

其实淑娟剩下的那一套乾净内衣裤,是我把它给混入洗衣蓝内。与淑娟同居以来,双方都有许多衣服,因此除了当季的衣服外,大概也只有各自準备五、六套左右的内衣裤来换洗。而我俩的内衣裤淑娟大多会天天清洗,而外衣裤也会每星期用洗衣机给清洗乾净。只是这一阵子我俩都在忙期未考的原故,淑娟要去洗衣服时,我便跟她说:「反正我俩都有足够的内衣裤可换穿,等期未考考完后再一起洗一洗好了。」而淑娟也因为忙及累的关係,便没有坚持一定要每天清洗内衣裤。  

而昨日淑娟考完期未考后,本来便打算将这一星期的衣物给清洗乾净,但我跟她说:「你这一星期都没啥睡,何不好好睡一觉,明天再一起洗一洗呢?」  

而淑娟看自己还剩下一套内衣裤可换穿,心里一懒,可能便想说算了,趁今日打完工后,再一起将衣物给清洗一番吧!否则以淑娟的个性而言,就算是偷懒一下,昨日看到自己没内衣裤可换穿,也一定会赶紧清洗一套供自己今日换穿用的。  

而这一切的一切便都是我的计划,淑娟自己却不知正一步步地落入我『露出女友小作战』的计划内。  

-----------------------------------  

之五、露出女友小作战(3)  

看着淑娟已一步步地被我设计入『露出女友小作战』的计划内,我的内心却又突然有点反悔,但又忍不住想将女友给露出的情慾心理,让我一步步的将计划给继续下去。  

我在房间内将淑娟所有的外裤,不论是长裤及短裤统统都给扔入洗衣篮内,衣柜里只剩下淑娟近来清洗乾净的短袖上衣及一些短裙而已。  

我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声后,便用手拍打着浴室的门板。淑娟开了门后,用门板遮住自己的身体,露出已淋湿的头部问我说:「你要干嘛?」  

我说:「我要洗衣服啊,要跟你拿脸盆、洗衣精及冷水精。」  

淑娟说:「等一下,我拿给你,不要偷看喔!」不久,便将洗衣精及冷水精放在两个叠在一起的脸盆内,从门板里给传递了出来。  

我接了过来,打趣的说:「你早就被我看光了,还怕我会偷看喔?」  

「人家还是会不好意思嘛!」淑娟说。而这种怕臊的矛盾作风也或许与淑娟来自南部的保守个性有关。  

当淑娟要关上门时,我挡住了门板说:「你不是刚换下一套内衣裤吗?我顺便拿上去泡起来。」  

「喔」了一声,淑娟不疑有它的便将内衣裤递了出来。当淑娟要关上门时,突然又将头部给露出来说:「喂,你一定要记得将我的内衣裤与你的分开来装,我的内衣裤可是很贵的。」  

「我知道啦,你真的很烦耶!」我说。  

「啍!」了一声,淑娟再度将门关上。我听到水声后,看着手上的手錶显示着10点58分,心想淑娟洗澡至少要十五、六分钟左右,且阿义与阿忠还没来到,何不趁现在赶快将衣服拿上顶楼给处理一下呢?  

我将淑娟的内衣裤与我的内裤用两个脸盆分开装着,且注入了适量的冷水精后,便将我们的外衣裤给通通丢入洗衣机内。我注入了适量的洗衣精及调好十五分钟的定时后,便从顶楼拎着两罐洗衣精及冷水精走回我三楼的房间。此刻门外已看到阿义一人独自站在那,时间大约是11点05分左右。  

我开了门锁,并顺口问阿义说:「等了很久吗?」  

阿义说:「还好,只是敲了几下门都没人应,还以为你们把我们放鸟了。」  

「没有啦,我上顶楼洗衣服,而淑娟在洗澡可能没听到吧!」我说。  

开了门后,阿义将手上大约十来罐的冰啤酒给放在地板的和室桌上,并顺口说:「阿忠去买些滷味来下酒,等一下便过来了。」  

我将洗衣精及冷水精放在厕所门旁的墙角下,顺口说了声:「嗯!」便走到和室桌旁与阿义在地板上坐了下来。我们俩各开了罐啤酒,就这样边聊天边喝了起来。  

阿义边聊天,手里边拿着遥控器切着,此刻房间内可听到电视声与我俩聊天的声音,更可听见从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及淑娟愉快啍着歌的声音。而这是淑娟洗澡时不自觉的习惯,因为她总认为洗澡是一件愉快的事,因此愉快的时候,她总是不自觉会啍着歌。  

聊了五、六分钟左右,厕所的水声断了。过了不到一分钟左右的时间,我听到门锁「卡」了一声,于是便回过头看厕所门一下,只见淑娟用毛巾包着头,穿着我拿给她的那件浅灰色T恤,从厕所里打开了门。  

淑娟看到阿义,先是愣了一下,而这或许是因为没有想到房间内会多一个人吧?  

「嗨!淑娟,来打扰你了。」阿义先跟淑娟打了声招呼。  

淑娟「嗯」了一声的点头打了个招呼。  

只见阿义又开玩笑的道:「心情很好喔?洗澡还啍着歌呢!」  

淑娟此刻脸害羞的红了起来,不知是因为阿义的话,还是因为意识到自己T恤底下没穿内衣裤呢?  

此刻我赶紧跟淑娟说:「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今天约了阿义及阿忠来这里打牌聚聚,想说大伙再来便会一阵子没见,所以趁此机会联络联络一下感情。临时忘了这档事,现在跟你讲一下,真是抱歉。」  

此时我觉得自己说得很假,而这根本就是我『露出女友小作战』的计划,我根本不是忘记,只是故意不说而已。  

「嗯!」淑娟回了一声后,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一时之间反倒不知该如何自处。而这是可以想像得到的,如果你是一个女孩子,在男朋友的朋友面前,身上没有穿内衣裤,只有穿一件薄薄的T恤,此刻你不会不自在吗?  

淑娟在浴室的台阶上站了一会,才像想到什幺似的,慢慢地跨下了浴室的台阶,好像深怕一不小心就曝了光似的。不久她走到衣柜前,弯下了腰,拉开了下层的抽屉,用手像是在找寻什幺似的翻找衣物……  

过了一会,她背对着我跟阿义,双腿夹紧的轻轻蹲了下来,更认真更仔细地翻找着抽屉内层的衣物。翻了一会后,她好像找不到宝藏似的合上了抽屉,便站起身来打开衣柜门继续找寻里面的衣物。  

此刻阿义是背对着淑娟的,而我正好是正对着淑娟,所以淑娟的一举一动都摄入我眼里,而淑娟这小心翼翼的动作,反倒不自然得令我有点想笑,但我还是得忍住想笑的慾望。  

不久后,淑娟从衣柜门内找出几件裙子放在床上,且低头沉思了一下,看样子淑娟好像想穿件裙子遮遮羞吧?于是为了怕淑娟进厕所多套件裙子,我便赶紧对淑娟说:「你在找什幺啊?把裙子翻出来干嘛?要穿吗?这幺晚了,又没有要去哪,在房间内穿裙子反而很奇怪吧?」而这句话其实是有点暗示淑娟若穿了裙子,反倒会令阿义觉得很奇怪的意味。  

我的话反而令阿义转过头看淑娟,淑娟看到阿义在看她,脸反倒有点泛红起来,而这或许是因为淑娟对于自己里面没穿,所以感到心虚与不好意思吧?  

只见淑娟赶紧找了个理由说:「没有啊,想说明天要与你出去玩,所以在找明天要穿的衣服。对了,我那些裤子呢?」  

「裤子啊,想说你那些裤子都一阵子没洗了,所以就顺便洗一洗啰!」我答道。  

「喔!」淑娟回了一声后,便将裙子给收入衣柜内。我也赶紧拿起啤酒敬阿义,让阿义的视线离开淑娟,而这只是不想让淑娟一开始便觉得人家在注视她似的感到不自在。毕竟设计女友要一步一步来嘛,若让她有了戒心,这样她的动作就会小心翼翼,就会减少她曝光的机会,又怎能达成我『露出女友小作战』的计划呢?  

淑娟对着衣柜的镜子梳了梳几下头,而在梳头的过程中,她的动作比平常梳头时来得较小,但还是可以看到在手往后梳的那一剎那,她那硕大胸部的激突便微微地印在T恤上,且T恤的下方还微微地往上拉,露出了右半边的整个大腿,且像似要露出了屁股下方一般。  

看到这,不自觉中总觉得淑娟这样好性感,而也或许是因为知道淑娟此刻里面没穿内衣裤,因此感到下方的阴茎好像微微的充血起来。  

淑娟放下了梳子后,便走到床上坐了下来,她将双腿合併的抬上了床上,好像怕自己会曝光似的又拿了件凉被盖住T恤下方的大腿及小腿的位置后,便将膝盖曲起来用双手抱住,就这样不自在地盯着眼前的电视瞧。  

我与阿义继续聊天,而淑娟都没有什幺动静,于是阿义好奇地回过头看了她一下,便说:「反正我与阿杰在聊天,电视也没啥在看,遥控器就交给你了。」说完后,阿义便拿起桌上的遥控器交给了淑娟。  

淑娟可能怕自己会曝光似的,屁股不动地转过身来。当她习惯性地用右手从阿义手中接过遥控器时,我这个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用左手支撑着床板时,整个T恤鬆垮的领口内正露出她那两颗丰满的胸部,而我这个位置并不能看到乳头,但阿义又是否看到了呢?  

只见阿义本来遥控器已快送到她手上时,我看阿义手顿了一下并没有继续再伸直,而这看起来就好像距离不够的样子,于是阿义略为站起身来,便顺利地将遥控器给交到淑娟的右手上。  

而这一切的一切看在我眼里,心里也有了大概,我想阿义一定是看到了,而他明明略为伸直手一下便可将遥控器交到淑娟的手上,但为何还要略为站起身来呢?我想可能是因为好奇吧?可能是好奇地想确定淑娟是否真的没有穿胸罩,而这站起来的一瞬间,我想我可以确定他应该是有看到淑娟的乳头了!  

而淑娟或许只注意到下面,并不知道上面已曝了光,当她接过遥控器后,还对阿义说了声:「谢谢!」我心想:妈的,笨女人,自己上面都被人家看光了,还跟人家说谢谢。此刻心里却又突然有女友不想给人看的矛盾心情。  

我看阿义要转过身来,于是故作镇定地赶紧盯着电视并喝了口啤酒。阿义好像做错事的偷瞄了我一眼后,看我没啥反应,便拿起啤酒说要敬我,我跟阿义敲了瓶子后,便各自的饮了一口。  

我看阿义脸部有点泛红,我想他一定是有看到淑娟的胸部,于是便有点试探性地问道:「阿义你怎幺了?脸红成这样,才一瓶而已,我记得你酒量没这幺差啊!」  

阿义赶紧抹了抹自己的脸说:「真的吗?可能是太久没喝了吧!」  

「喔」了一声,我将瓶内剩下的啤酒喝掉,并用手捏扁了啤酒瓶后,便将空罐子给丢入一旁的空塑胶袋内。  

阿义看到我这样,可能有点给吓到,但我又开了一瓶后,才笑着对阿义说:「我都喝掉了一瓶了,你太慢了吧!」这时阿义可能觉得自己是多想了,于是将自己瓶内的啤酒给干掉,并将空罐子丢入刚才我所丢的塑胶袋内。  

「叩!叩!叩!……」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我起身打开门来,便见阿忠拿了一大包滷味走了进来。  

阿忠将滷味放在和室桌上,便顺手开了瓶啤酒喝,此时传来一阵「哔!哔!哔……」的声音,原来是我手錶调的定时响了,于是我跟阿义及阿忠说:「你们先聊,我还在洗衣服,洗衣机的时间到了,我上去看一下。」  

「哦!贤慧喔,什幺时候我们阿杰也会自己洗衣服了?」阿忠开玩笑的说。  

我笑了笑说:「没办法啊!被你们淑娟大姊大给拗了!」说完后,我还特定看了淑娟一眼。但淑娟没说话,仍是两手抱着那凉被所盖着的大腿,很不自然地继续看着她的电视。于是我走出了房门后,便顺手关上了房门往顶楼走去。  

-----------------------------------  

之六、露出女友小作战(4)  

我将洗衣机的髒水漏掉后(因为当时房东所给的洗衣机不是全自动的),重新注入了清水想洗掉衣物上的洗衣精,我调了十分钟的定时后,点了根烟,心里想着是否真的要继续露出女友?到事已至此,那种想展现女友的情慾心理,却反而不是自己能够克制,难道我的心里真的有点病态吗?  

熄了烟,走回3楼房间的走廊门口。看着门,我将耳朵轻轻的贴在门上,心里好奇地想知道房内是否有发生什幺样的状况。  

只听到阿义及阿忠两人的交谈,完全听不到淑娟说话的声音。此时我心想,淑娟应该还是很不自在地坐在床上吧?而我故意留他们三人在房间内,只是有点想知道淑娟这样的状况,全身只着一件T恤面对两个男人时,心中到底是什幺样的感受?是不舒服、是害臊,还是不安呢?  

隔了一两分钟后,房内仍然只是听到阿义及阿忠的短暂交谈,于是我好奇地打开了房门,只看到淑娟仍是维持着刚才我出去时的姿势--抱着腿傻傻的看着电视。  

我进了房门,她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才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并问我:「你跑到哪里去了?怎幺这幺久?」  

「没有啊,只是在顶楼抽根烟而已。」我说。  

淑娟有点气愤的说:「真的吗?人家这样……」但话说了一半便收了回去。我心想她或许是要说--人家这样子,你怎幺还敢放心去抽烟的话语吧?但碍于阿义及阿忠在场,所以才把话收回去吧!但我不是淑娟,所以也不知她到底是想说些什幺。  

「小俩口不要吵架嘛!才五、六分钟的时间,阿杰也不可能去偷人嘛!」阿忠跳出来帮我们打圆场的说。  

「没有啦,我跟淑娟感情这幺好,怎幺会吵架呢?」我有点开玩笑的说。说完后,我便走回刚才坐的位置坐了下来。  

此时桌上的滷味已打了开来,见桌上只有两双打开的筷子,于是阿义又递了双筷子给我。我打开筷子吃了几口,看阿忠及阿义又各自吃了两口后,我才说:「奇怪!你们两个都没有招呼我女朋友吃滷味喔!」  

「天啊!天地良心,我们刚才有问淑娟要不要吃,是她自己说不吃的。」阿忠首先说道。  

「嗯!我可以做证。」阿义附和道。  

「真的吗?」我用有点怀疑的口气说。  

「是真的啦!」淑娟突然说道。  

「喔!」我回了淑娟一句。  

「对了,你们家淑娟今天好奇怪,跟她说话总是以『是』、『嗯』或摇头来代替,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跟平常话匣子一打开就聊不停的淑娟差好多喔!」阿忠说道。  

「对啊,连问她要不要吃滷味也只是摇摇头而已。」阿义附和道。  

「可能是怕羞吧!」我故意说道。  

「怕羞?怎幺会呢!我们两个都跟你们都这幺熟了,与淑娟又不是第一次见面,她怎幺还会怕羞呢?」阿忠说。  

我故作神秘的说:「这你就要问她啰!」然后脸上露出浅浅的一笑。  

只见淑娟白了我一眼,于是我赶紧收起脸上的笑容说:「可能是只面对你们两个不好意思动筷子吧?」然后我又对阿义说:「不然我们两个换个位子吧!」就这样与阿义对调了位置,我换到比较靠床边的和室桌旁,而阿义则是换到了正对淑娟的浴室门前和室桌旁,阿忠则是留在原位,也就是较靠衣柜的和室桌旁的位子。  

与阿义对调了位置后,我开了一双新的筷子,用保丽龙碗夹了一些淑娟爱吃的滷味后,将筷子跟碗递给淑娟说:「你晚上才只吃个麵包而已,应该也有点饿了,多少就吃一点嘛!」说完后,淑娟才从我手中接过筷子跟碗,并说了声「谢谢」,就这样坐在床上吃起了滷味。  

我跟阿义及阿忠就这样边吃边喝并边聊了一会后,才开了罐啤酒转过身递向淑娟说:「你要不要喝一点?」  

淑娟其实算是一个酒量还不错的女生,喝得急一点的话,大约五、六罐啤酒才会倒,但她只要喝下一两罐左右,她的情绪就会变得很High,往往会做出一些比较放得开的动作,不像平日那样拘谨。而我此举的动作,便是希望她动作能放得开一点,看能不能无形中增加她露出的机会啰!  

只见淑娟摇了摇头对我说:「不用啦,我怕我会喝醉。」  

「怕什们呢?有我在,而且又是自己的房间里,醉了就直接躺下来睡嘛!」我说。  

「……」只见淑娟面有难色,可能是怕自己醉了会曝光吧?  

「对啊,我们大家高高兴兴在喝酒,就你没喝,淑娟你这样不给我们两人面子喔!」阿忠喝完了第二罐,有点盛气的说道。  

「大家都在喝,就你没喝,有点怪怪的吧?」我对淑娟说道。言语中其实有点逼迫淑娟的意味。  

只见淑娟将手上的筷子及空碗递给我,并从我手中接过啤酒,就这样稍微的喝了一口后,便将啤酒放在她右手旁的床上。  

我接过了空碗及筷子后说:「这才对嘛,你又不是不能喝,稍微再喝一点就好。我再帮你夹一些滷味。」说完后,我又夹了第二碗滷味并转过身递给淑娟。  

淑娟吃了一会后,我又再度拿酒瓶敬淑娟,而淑娟也识趣地跟我敲了下罐子并喝了两口。  

不久,我又叫淑娟敬阿忠及阿义一下,就这样淑娟坐在床上礼貌性地隔空敬了阿忠及阿义后,看来淑娟也喝了半瓶有余吧?  

而我看淑娟喝得有点急,便不想再为难她,于是我换了一个较轻鬆的姿势,将背靠在床边,并将手肘向后支撑着继续与阿义及阿忠闲聊起来……  

聊了一会后,阿忠才像想起了什幺似的说:「我们不是说要打牌吗?聊了这幺久的天,也应该开战了吧?」  

我笑了笑的说:「原来阿忠是手痒了,忍不住啰!」  

「对啊,阿忠这个赌鬼为了期未考已将近一个月没打牌,我看他都快要憋死了!」阿义也消遣道。  

「对啦!对啦!我就是爱赌啦!」阿忠有点自我嘲讽的说。说完便转过身从我置物篮最下层拿出麻将。  

「你看!爱赌到连我麻将放哪他都知道。」我有点开玩笑的向阿义说道。  

阿义有点认同地点了点头,向阿忠说:「你要玩也先等我们大家把滷味吃完嘛!」  

「对啊,滷味没吃完要处理掉很麻烦,且我楼上的衣服还没脱水拿出来晾,我要先上去处理一下。」说完后,我正準备站起身来去处理顶楼的衣服。  

「不用了,我上去处理,你留在这里陪阿义及阿忠好了!」淑娟边说边用一只手压住我的肩膀。而此举或许是淑娟怕自己留在房间内,又会像刚才那样的不安与尴尬吧?  

「不用啦,我上去就好,我都答应今天要帮忙洗衣服了,怎幺可以半途而废呢?」我有点故意的说道。  

只见淑娟有点紧张的说:「那些泡着的衣服,你知道怎幺弄吗?」  

我回头看了淑娟一眼并摇了摇头。  

「那些衣服还得搓揉一下,我看你也不会弄,还是我上去好了。」淑娟说完后打开了凉被,从床上两腿合紧的小心翼翼地下了床并站起了身。  

我抬头看着站在身旁的淑娟,实在是有点拗不过她,且看她一副很怕我又把她留在房间的样子,我只好说:「好吧,便又怪我食言而肥,说要帮忙洗衣服结果又丢给你就好!」  

「才不会呢!」淑娟说完后便转过身,準备要绕过阿忠的身后。  

此时我突然想要跟淑娟开个小玩笑,于是隔着T恤便用手掌轻轻的打了淑娟屁股一下说:「下次短裤不要穿得这幺短嘛!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你里面没穿裤裤呢!」  

只见淑娟侧边的脸顿时涨红了起来,她转过头白了我一眼后,便绕过阿忠身后,开了门赶忙穿了拖鞋快步地往楼梯间跑去……  

我的话语像是射中淑娟内心在意的事,使得淑娟门也没关好便像逃难般的逃离现场。我叫阿忠帮忙关一下门,便见阿忠站起身来关门。  

阿忠关了门重新坐下来后,便好奇地问我说:「淑娟刚才看起来好像有点紧张,到底在紧张什幺事?」  

我用有点开玩笑的语气说:「可能她真的里面没穿裤裤,怕曝光又被我说中了吧?」然后我低下头抓了抓几下后脑勾的头髮,又说:「搞不好连内衣也没穿吧!」  

我抬头见到阿忠及阿义都愣了一下,才赶忙说:「开玩笑的啦!你们两个不会信以为真吧?」  

「没……没……我们当然都……知道你是开玩笑的……啦!」阿义有点紧张的吞了口口水并结巴的说。而这或许是因为刚才阿义有偷看到淑娟的胸部,所以谈到这才会有点心虚的紧张吧?  

而我故意这样说,无形中就好像透露出淑娟T恤底下并没有穿东西的意思。我虽然打了个圆场,但我想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是男人难免会色心兴起,阿忠及阿义难免会偷偷地瞄个几眼想确定一下吧?  

这个话题有点严肃及尴尬,只见阿义赶忙转了个话题说:「对了,你有约阿邦或阿德过来打牌吗?」  

我故意敲了下额头说:「啊呀!我忘了告诉你们,他们两个下午就已经回去了!」  

「怎幺?你没约吗?」阿忠说。  

「没呀!我有跟他们说。可是他们班上好像要出去玩,所以就没办法留下来了!」我说。  

「那怎幺办?三缺一啊!」阿忠说。  

「只好拜託淑娟来添脚了。」我说。  

「也只好这幺办了。」阿忠说。  

「淑娟会不会答应?她好像不太喜欢打牌呢!」阿义说。  

「没办法,只好求她啰!」我说。  

说到这,我拿起桌上的烟请阿义及阿忠抽,就这样三个大男人点了烟后,我便边抽着烟边把淑娟放到床上的啤酒及空碗筷给收到桌上来。然后我又夹起桌上剩下的滷味,吃了一口后,便拿起自身的啤酒要敬他们。三个人就这样敲了瓶子后,继续边吃边喝边聊着……  

实际上我并没有约阿邦及阿德,更知道阿邦及阿德原本便计划今天要返家。这一切的一切都已顺着我『露出女友小作战』的计划安排着,而淑娟也慢慢的被我设计了……  

-----------------------------------  

之七、露出女友小作战(5)  

淑娟上去顶楼处理衣服已过了十来分钟,在房间内我突然想起淑娟若穿起内衣裤及短裤来,那我『露出女友小作战』的计划不就泡汤了吗?想到这,我的内心反倒开始不安了起来。  

但淑娟真的会穿上内衣裤及短裤吗?由于我们住的地方脱水机坏掉了,且这样的热的六月天里,就算是衣服拧乾了,也难免要晾上三、四个小时才会干,除非是淑娟愿意穿上这些湿淋淋的衣服。但我想,这种闷热的天气里,穿上这些衣服反倒是一种不舒服与折磨吧?但一切的一切我仍是无法确定。  

「喂!你们家淑娟怎幺上去那幺久?是不是发生什幺事了?要不要上去看一下?」阿忠的话语打断了我的思绪。  

这时阿忠的话反倒令我担心起淑娟来,毕竟淑娟全身只着一件T恤,虽然别人搞不清她里面到底有没有穿,但这样的穿着,就算是里面有穿内衣裤及短裤的话,我想难免还是会引起别人的遐想吧?想到这,我反倒开始为淑娟担心起来,怕淑娟不小心遇到坏人。  

「喂!你们两个坐一下,我上去看淑娟一下。」我说。  

「没关係,你上去嘛!」阿忠说。  

「要不要我们陪你?」阿义说。  

「不用了,我一个人上去便好。」说完后我便留下阿义及阿忠,站起身来一个人往顶楼走去。  

到了顶楼,我看到一排排的衣服早已晾好。穿过了一排排的衣服后,我看到淑娟一个人手靠着平台上的围墙,正看着远处的夜景。  

我蹑手蹑脚地走到淑娟身后,两手抓住她臀部上来一点点的腰部说:「喂!你在想什幺?」  

淑娟身体微微的一震,但意识到是我的声音后便说:「你干吗吓我嘛?」  

「没有啊,看你在这发呆,所以才故意开个小玩笑嘛!」我说。  

「你少讨厌了啦!」淑娟发嗲的说。  

「你到底在想什幺?」我问。  

「没有啊,看看夜景,顺便等衣服乾。」淑娟说。  

「等衣服乾?」我说。  

「对啊,人家没穿内衣裤及外裤,看到阿义及阿忠感到很不好意思呢!」淑娟说。  

「嘻……」听到淑娟真要说,我笑了出来。  

「你干嘛笑啦?」淑娟问。  

「没啊,只是听到你说要等衣服乾,感觉有点好笑吧!」我说。  

「为什幺?」淑娟问。  

「你知道这种天气就算是要等衣服乾,至少也要两三个小时吧!难道你就一直站在顶楼等衣服乾,顺便喂蚊子吗?」说完我还顺便打了正在吸我脚上血的蚊子。  

「那你要人家怎幺办嘛?」淑娟说到这,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都怪你啦!没事约朋友也不跟人家先说,还把人家可以穿的衣服都拿去泡水了。」淑娟有点抱怨地又说。  

「人家真的忘记了嘛!又不是故意的。」我假装是不小心忘记的跟淑娟赔不是,紧接着又拉着她手臂上的衣袖,撒娇地说:「不要生气嘛!你生气就不好看了。」说到这,淑娟才破涕为笑地用手擦了擦快掉下眼泪的眼眶。  

看到淑娟这样,我真的有点不捨,心里又开始犹豫起是否要继续执行『露出女友小作战』的计划。  

「喂!」但淑娟打断了我的思绪。  

「什幺事?」我问。  

「你干嘛发呆呢?」淑娟问。  

「没啊!在帮你想办法。」我说。  

「算你还有点良心,那现在该怎幺办?」淑娟问。  

「我看你不说、我不说,阿义及阿忠也不会知道你里面没穿。况且你这样好性感喔!」我边说边故意将右手从淑娟的腰际滑至臀部摸两下的说。  

「啪!」、「你讨打啊!」淑娟打了我的右手说,「人家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淑娟又说。  

「我是说真的啦,我们上来这幺久了,还是赶快下楼去,这样阿义及阿忠才不会起疑。否则你今天这样扭扭捏捏的,态度又跟平常不一样,人家难免会觉得怪怪的。就算是不说,人家也会怀疑你今天是怎幺了?」我说。而这样的说词一方面是希望淑娟能够妥协,另一方面则是我还没完全放弃我『露出女友小作战』的计划。  

「……」淑娟并没有说话,两手撑着围墙,闭着眼、低着头,看来好像在想事情一样。我看淑娟没有反应,于是拉着她的衣袖正打算带着淑娟下楼去。  

「不要拉我啦!」淑娟用手拨开了我的手,紧接着又说:「你还记得你刚才在我要出房间时说--我看起来好像没穿的样子。你这样说,难道他们就不会起疑吗?」  

「我只是开开玩笑嘛!没必要这幺生气吧?」我说。  

虽然淑娟的举动看起来好像是有点生气的样子,但淑娟也不是笨蛋,不知道这一连串的巧合是否也让她看出我想要设计她露出的心思?但仔细一想,淑娟好像也没那幺总明,应该是不知道我的心思吧!  

「反正人家只着一件T恤就是会感到不好意思啦!我才不要穿这样下楼去,我就是要在这里等衣服乾!」淑娟嘟着嘴,有点坚持的说。  

看来淑娟应该是没看透我邪恶的心思。而淑娟会这幺生气,也应该是因为自己内心保守、内向,所以面对这样的情况才会感到害羞与害臊所引起的愤怒吧!  

看到淑娟这样,于是我心里想:「唉!也只好放弃我『露出女女小作战』的计划了!」  

于是我对淑娟说:「不要等了,等衣服乾至少也要两三个小时。我看乾脆我去便利店帮你买纸内裤,顺便回房间拿我的短裤给你穿好了。」而我这样说,想着自己的计划就这样结束了,也不知语气

        上一篇: NO.00570 友木えり[28P]         下一篇: 性感白晰美腿挑人情慾 [26P]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影院-人与动人物xxxx国产-高清一区二区不卡视频-日本写真-国产网红主播精品视频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